重磅!2018中国打假档案大揭秘

重磅!2018中国打假档案大揭秘

劣质硅油浸泡的避孕套未经消毒就装进了名牌包装;

天津大爆炸中报废的名车轮毂被偷偷翻新售卖;

售卖假药的超高利润竟让受害人变成了中间商;

美容院来路不明的化妆品汞超标高达1.3万倍;

……

这是阿里巴巴1月10日随同《2018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年度报告》披露的一组案例。这些假货案例也勾勒出不法分子制假售假的现实情况,治理假货已经成为社会亟待治理的现实问题。数据显示,2018全年,阿里共向执法机关推送超5万元起刑点的涉假线索1634条,协助抓捕犯罪嫌疑人1953名。

01 / 假杜蕾斯生产自乡村黑作坊

隐蔽的厂房作坊、遍布全国的销售网,这样的场景似乎已经成了很多造假窝点的“标配”。2018年,各地公安破获了多起制售假避孕套的案件,其中浙江温州苍南警方花了半年的时间,挖出了12处假冒品牌避孕套生产、加工、仓储窝点。南都记者此前也做过报道。

办案民警进入一处位于农村民房的黑作坊时被“恶心”到了:一个个避孕套被放在水桶里的硅油浸泡过后,直接摆上布满油污的覆膜机。在没有经过任何消毒等安全措施的情况下,前一分钟还没穿“衣服”的避孕套,摇身一变穿上了杜蕾斯、冈本等名牌产品的外衣。

重磅!2018中国打假档案大揭秘

农村黑作坊里,裸套浸泡在劣质硅油中,未经消毒就包装,摇身一变成名牌避孕套。

据警方披露,共有50万盒涉及杜蕾斯、冈本、第六感和杰士邦等知名品牌的成品、半成品假冒避孕套被查获,制售假犯罪团伙17人因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均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犯罪嫌疑人林某不到半年就制售假冒杜蕾斯、冈本等避孕套品牌外包装盒、配套说明书等100余万盒,非法获利30余万元。

“如果不端掉假避孕套的制假源头,不铲除其制售假产业链,那么它还将通过线上线下多种途径流通,后患无穷。” 阿里打假特战队负责人郭颖说,这已不是阿里协助警方破获的第一起制售假冒伪劣避孕套案。

去年8月,阿里打假特战队曾协助广东警方,在东莞打掉一销售假冒避孕套的窝点,现场抓获2名嫌疑人,查扣各式型号的杜蕾斯和冈本避孕套约15万个。

阿里打假特战队成立于2016年初,负责在海量数据中整理出假货线索,通过线下摸排、核查工作,协助公安、工商、质检、食药监等执法部门,打击清除位于全国各地的制售假货窝点。发现线索并溯源打击,这是他们擅长的活儿。

根据1月10日发布的《2018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阿里共向执法机关累计推送超5万元起刑点的涉假线索1634条,协助抓捕涉案犯罪嫌疑人1953名,捣毁窝点1542个,破获制假售假案的涉案金额达到79亿元。

在2018年,像林某这样的制假窝点可能是迄今为止被围剿得最惨的一年,在这一年,制售假者的生存空间也遭到空前挤压。

02 / 天津大爆炸损毁轮毂被翻新

30岁的尚进也许从未想过,自己的行为到底会给别人带来多大危害。

2015年8月12日,天津滨海新区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造成165人遇难。爆炸的核心区停放的12428辆汽车受损,部分汽车的轮毂在高温下被熔化。河南鹿邑人尚进看到这个新闻时,并未想到自己在几年后会和千里之外的这次事故产生联系。

也是在这一年,尚进和弟弟、表哥在江浙的一个村子里靠着翻新旧轮毂,半年时间挣了50万元。靠着这一桶金,尚进决定回乡办厂,专门做废旧汽车轮毂加工翻新生意。

重磅!2018中国打假档案大揭秘

有些回收来的轮毂,在翻新前已经出现裂缝

不到3年的时间,尚进等人的进货渠道已经扩展到山东、天津、河北、安徽、广东等多个省市。他们通过同行寻找货源、客户。废旧轮毂来源有废旧金属市场上的事故车、拆车件轮毂,还有从汽修厂、汽配城回收的报废轮毂。

2017年3月16日,尚进的弟弟从天津某再生资源公司购买了152个名车轮毂,单价1000元。这些轮毂是从天津滨海新区危化品大爆炸事故中的报废车拆下来的,原本应回炉熔炼,却经过翻新加工后重新流入了市场。

南都此前报道,来自河南警方的调查显示,尚进等人通过线下4S实体店以及线上平台销售翻新旧轮毂,涉及全国多个省市的4S店、汽配城、汽修厂等渠道,宣传时说的是“原厂原装轮毂”。

“我不相信造假的人想不到这种轮毂的危害,大家都开车,装上这种轮毂,假如刚好装了有裂缝的那种,跑高速时,轮毂断裂,那后果可想而知。”民警介绍,所有的制售假者,制假售假都是奔着暴利而去,“暴利让他们铤而走险,这是人性的恶,正是如此,才会有那么多制售假者前脚被放出来,后脚又去制售假。”

7月12日,河南警方在公安部统一部署下对此案收网,打掉了4处制售假窝点,当场抓获40名犯罪嫌疑人,查获2万多个假冒奔驰、宝马、劳斯莱斯、路虎等十几种国际知名品牌轮毂,涉案金额达到了2.8亿元。

就在收网当天,中国知识产权刑事保护论坛召开,中国外商投资协会品牌保护委员会主席张为安发言时也公布了案件收网的消息,“在公安部经侦局的组织协调下,河南省公安厅刚刚破获了一个制售假冒车轮毂的超级大案,涉及到众多汽车轮毂品牌,有的(假)轮毂从照片看甚至有裂缝。如果这个案子没侦破,很可能导致消费者生命财产的安全问题。”

03 / 从假药受害人到售假中间商

这是一个离奇又令人悲愤的故事。

身患绝症的妻子服用假药病情恶化去世,切身体会到低价药市场需求的丈夫却成了假药的中间商。

2016年初,四川攀枝花人黄升第一次通过社交软件把假药卖给别人时,没有人知道他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黄升和妻子都是绝症患者,疾病和巨额的治疗费用一度令他难堪重负,偶然在社交软件交流时发现有人在销售低价药,这让他重燃希望。

然而,他买回的药并没有救回妻子的命,直到妻子因病情迅速恶化去世,黄升才明白自己买的是假药。

妻子去世后,黄升在病友的交流圈子里发现这款低价药的市场需求极高,遂以患者的“便利身份”当起了中间商,在患者、销售下线和上线之间赚取差价。黄升虽然知道自己卖的是假药,但直到他在医院被警方控制时,都不知道这个药有多假。靠着翻新出售假轮毂,3年前还在靠打工为生的尚进等人赚了3000多万元。

在这条制售假药链条的顶端,是上海一家生物科技公司的负责人赵非

安徽人赵非在上海建了秘密“实验室”,并高薪聘请了一批“专家”。他“研制”的所谓的药,就是“专家”在“实验室”分析国外药企公布的一些合成配方后,购进化工原料合成生产的各种原料药粉。

赵非将这些假原料药粉销售给下线,下线再将这些假原料药粉与医用淀粉混合,灌制成胶囊,简易包装后通过社交软件对外销售,目标就是经济条件不好的患者。

黄升被警方控制后,他和赵非之间的五个中间人先后被警方抓获。赵非虽然闻风逃到了国外,但制药的生意一直没停,他在国外遥控手下将秘密“实验室”搬到安徽安庆继续生产。

2018年4月19日,赵非回国办理移民签证,被早已等候多时的民警抓个正着。警方当天同时在安庆控制了为其生产假药原料的9名员工,当场查扣各类假原料药50多公斤。

从2017年6月民警在走访中发现有患者买假药到赵非被抓获,警方在10个月时间里辗转北京、四川、山东、上海、安徽等11个省市,抓获制售假药主要犯罪嫌疑人22名。初步估算,扣押的假药案值2000余万元,涉案金额达到了2亿元左右。

“这个案子本质上丝毫不涉及阿里平台,但为什么阿里要去协助警方打假?”阿里打假特战队的队员透露,一是警方对阿里打假技术能力和经验的认可,二是,经历多年跟制售假分子攻防,让他明白一个道理:A平台打得严,制售假分子会转移到水位低的B平台去,线下生产源头不除,谁都无法独善其身。

04 / 假化妆品汞含量超标1.3万倍

假避孕套容易致病,假化妆品则有可能致命。

2018年3月7日,江苏泰州市食药监局向泰州市公安局移交线索,称兴化市一名女子在使用了美白化妆品后汞中毒,引发肾病综合症。

检验报告显示,这名女子使用的一款名为“中医堂净白无瑕焕颜霜一”产品汞含量超出限值2193倍。

泰州市公安局食药侦支队接报后,先后将化妆品销售总代理、产品供货商以及材料供应商抓获。

重磅!2018中国打假档案大揭秘

收网现场。

据警方通报,犯罪嫌疑人段某等人自2016年1月至案发,从多渠道购进添加违禁物质的化妆品原料,授意公司的化学工程师在化妆品配料中大量添加禁用物质。

最后,通过半成品原料销售、代加工、成品销售等方式,向全国20多个省份的近千家美容院、化妆品店销售了添加了禁用物质的化妆品,仅成品一项的年销售量就高达15万瓶。

除销售到各大美容院外,这些添加有禁用物质的半成品先后流向了重庆、江西、广东、安徽、河南等地的30多个厂商。这些厂商将“毒料”分装成自有品牌或者假冒其他品牌的化妆品进行销售。

警方介绍,此案犯罪嫌疑人不仅涉嫌生产、销售不符合卫生标准的化妆品罪,还涉嫌生产、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罪。警方在段某公司的电脑资料及其公司内部微信群聊天记录中发现,有大量消费者使用其公司产品后面部皮肤生产不良反应的照片、视频。

警方现场查封23500盒(瓶)化妆品成品、违法添加汞的化妆品半成品45桶(约6600公斤)、甲硝唑与氯霉素混合液2桶(约190公斤),氯化氨基汞化工原料129公斤、庆大霉素205盒等涉案物品,其中查获化妆品中汞含量超标最多的达到了1.3万倍。

办案民警介绍,对方将生产、销售窝点分别设置在两地,且两地负责人都是单线联系,所有含有违禁物质的化妆品包装上印制的都是被注销的生产公司,实则为了逃避打击。

不仅如此,该团伙高层还将违禁物质单独存放,且以英文代码或化学式进行标注,账本神似摩尔密码,“比如他们进货汞,就以A代替,如果不使用密码本,一般人很难知晓其中的关键核心。”

“我们跟着警方一块冲进一个生产假冒减肥药的窝点,发现她的手机正在跟别人视频,传递的就是现场演示西布曲明(违禁化学成分)究竟加多少,既有效果,又吃不死人。”

阿里打假特战队专家显道介绍,制售假分子确实正在变得越来越狡猾。比如,很多制售假者会在各类社交软件里向他们的前辈学习如何规避查处,甚至有师傅收费带徒弟,专门传授制售假的技巧。

05 / 网红大V售假被警方跨国追逃

泰州警方破获的这起大案,源自消费者向食药监部门的投诉举报,而被称为的“跨国追逃打假第一案”的“猫娘案”,也是来自一次普通的举报。35岁的女网红、坐拥63万粉丝的微博大V“美pi猫娘”完全没想到,会因为一次举报而名誉尽失、人设全毁。

南都此前报道,2018年5月底,“猫娘”通过微博进行饥饿营销,在网店售卖假GM眼镜,因辱骂粉丝意外被连环举报售假后,几乎一夜之间毁掉电脑硬盘、监控视频、售假证据,并携上千万巨款逃往国外。

阿里巴巴平台监测到了举报“猫娘”的相关信息后,立即启动抽检流程,联系GM眼镜权利人鉴定,并将线索举报给了“猫娘”店铺注册所在地深圳的警方。经核查,阿里对“猫娘”的店铺进行了关店处罚,阿里打假特战队专家显道第一时间赶往深圳配合警方调查。

显道和办案民警钱兴意在“猫娘”的公司发现,整个公司人去屋空,剩下的10多台电脑,要么没有主机,要么主机的电脑硬盘被拆除。

民警在办公区的角落发现了一箱24副还没包装的GM眼镜,由于眼镜和盒子是分开两个箱子放的,显道凭借经验初步判断这是假货,“但其实这并不足以立案。”钱兴意告诉南都记者。

在此后的3个多小时里,钱兴意和显道一起拆了“猫娘”留在公司的100多个包裹,又找到了25副退货回来的GM眼镜。

6月1日一大早,GM眼镜的品牌权利人赶到了深圳。经过鉴定,在公司现场发现的GM眼镜均为假货。进一步的数据分析则显示,半年内“猫娘”所售GM眼镜营业额达190多万元,警方随即发布通缉令网上追逃。

重磅!2018中国打假档案大揭秘

“猫娘”夫妇在逃亡48天之后回国自首。

7月16日,海外逃亡48天的“猫娘”在警方强大的压力下,最终选择回国投案。“这个案子挺不容易的。”显道颇有感触,“这样的案子,制售假嫌疑人一逃,案子基本就办不下去了,但深圳警方就是不信这个邪,跑到海外也要把你追回来。”

钱兴意告诉南都记者,从消费者举报,到执法机关介入调查,再到阿里打假特战队的技术支持、品牌权利人鉴定,“打假共治系统”中的各方,缺一不可,“这一次社会各方联动刚刚好。”

2017年1月,阿里打假联盟(简称“AACA”)成立。截至2018年底,阿里打假联盟成员已从创建时的30个品牌迅速增长至121个。这些品牌来自全球16个国家和地区,涵盖服装和鞋类、家居及电子产品、工业及汽车、烟酒类、奢侈品等12个行业。AACA将品牌权利人、执法机关、平台紧密连接在一起,形成了围剿线下制售假团伙的巨大合力,为解决假货问题提供了全新思路。

“这是个共建、共治、共享的打假共同体,在这个联盟里,警方、品牌权利人、阿里平台,大家的打假经验、线索是共享的。”AACA负责人Lynn介绍,2018年,阿里已与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公安机关建立了线下打假合作,警方的执法资源,品牌权利人的假货鉴定资源,围绕着这个打假联盟,都可一起发挥作用。

06 / 创业先进带头人从微商购入假货真假掺卖

制售假带来的暴利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网红“猫娘”没能拒绝它的引力,曾经在地方被为“创业先进带头人”的张平也陷入其中。

2012年大专毕业后,张平回到安徽铜陵老家,在父亲经营的彪马品牌服饰店帮忙。随着电商行业的成熟,头脑灵活的张平动起了开网店的想法。因为有品牌的正品授权,张平的第一家网店很快开了起来。

短短几年的时间,张平的生意越做越大,在国内多个电商平台开设了数家网店,他的网店销售额从第一年的200万逐步攀升至2014年的逾3000万元,销售额增长了15倍。

2014年,张平创立的公司相继被评为安徽省电子商务示范企业与安徽省网商协会副会长单位。同年4月,他被评选为“铜陵市创业先进带头人”。

但是从2017年8月开始,张平将正品与从微商购入的假货进行混杂掺卖。如果有买家质疑,他会主动退款或者给予一定的补偿,有时甚至还补偿几百元。

重磅!2018中国打假档案大揭秘

警方查获的假冒彪马服饰。

一个月之后,品牌授权正好到期,尝到售假甜头的张平便不再和品牌方续约,并私自制作假冒的彪马品牌授权书,后续的商品则全部转向从微商渠道进货。

为了让公司内部的主管对售假行为进行保密,张平找特地找到他们谈话,并逐一签订了“2018年度彪马项目经营责任书”,除了要求大家对售假一事保密外,还许诺在完成销售指标后这些管理人员均可享受分红。2018年4月,阿里巴巴平台主动防控系统监测发现,张平所经营的网店有售假嫌疑。

据阿里打假年报披露,2018年,阿里在原有假货甄别模型、实时拦截体系、生物实人认证、政企数据协同平台等九大打假黑科技基础上,开创性地将语义情感分析、商家全景视图、直播防控体系等新技术应用于知识产权保护,用于排查可疑商品和可疑商家。

“绝大多数的疑似假货,在产生销售前就已被秒杀。”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负责人郭颖透露,持续投入、不断升级打假技术之后,2018年阿里的网络假货治理全年数据显示出全线的断崖式下降:

96%的疑似侵权链接一上线即被封杀,因疑似侵权被平台主动删除的链接量下降67%.

96%的知识产权投诉在24小时内被处理,品牌权利人投诉量下降32%.

被消费者举报删除的疑似假货链接量下降70%.

被行政执法机关要求协助调查的知识产权侵权案件量下降64%.

每1万笔订单中仅有1.11笔为疑似假货,比去年同期再降26%.

与此同时,平台数据显示,张平不少产品销往苏州地区,阿里随后将这一线索主动推送至苏州警方。苏州吴江警方经过半年的调查,摸清了涉案公司上下家脉络及组织架构,于当年10月抓获张平为首的犯罪嫌疑人20余人,并在他租赁的仓库中查获假冒服饰2万余件。

曾经的“创业先进带头人”就此沦落。

07 / 假德芙巧克力流向20余省市

在过去几年与各地警方的协作中,阿里打假特战队发现了一个现象:制售假惯犯并非孤例,时不时会发现二进宫甚至三进宫的“熟脸”。

2018年6月,阿里打假特战队协助江苏南京警方破获破一起了销售假酒案,其中主犯周某就是“三进宫”。南都此前报道,早在2010年就因制造、销售假酒,被劳动教养一年;2014年12月,周某再次因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被湖北省麻城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这起销售假酒案中,除了主犯周某外,团伙的其他成员徐某、刘某、武某也都曾因制售假酒多次被采取强制措施。

同样也是在去年6月,制售假的惯犯李卓本来在17日这天刑满释放,但是当天他却因为另一起制售假案又被抓进去了。

重磅!2018中国打假档案大揭秘

浙江嘉兴警方在江造假窝点查获的假德芙巧克力原料桶。

时间拨回2016年,李卓因在福建晋江生产假喜之郎果冻等食品,被晋江市公安局刑拘。取保候审期间,他甚至都没挪窝,继续在晋江生产销售假冒的德芙巧克力。因生产假喜之郎果冻案,李卓被晋江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刑满释放之日为2018年6月17日。然而李卓和团伙生产的假德芙巧克力此时也已流向了20余省市。

2018年年初,有食品公司向浙江嘉兴警方报案,有证据指向尚在服刑的李卓,曾参与制售假德芙巧克力案。于是,在刑满释放当天,他再次被警方刑拘。

来自福建的另一个案例更为夸张。有团伙先后找了50余个亲戚朋友帮忙申请店铺用于售假,年龄最小的亲属为刚过19岁的学生,年龄最大的为67岁的老太太。

这些售假店铺均被阿里巴巴识别并关闭,打假特战队第一时间向警方报案,并协助警方在福建捣毁了整个特大制售假窝点,18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制售假领域之所以总会出现惯犯,一方面是制售假的暴利吸引,另一方面则是违法成本太低。

路易威登的一位常年从事打假的专家认为,巨额罚款和实刑对打假的意义更大,实刑率不高对制假售假者的震慑实在有限。

2018年3月,阿里巴巴公布的一份数据显示,2017年在执法机关已经进行刑事打击的740例制售假案件中,通过公开信息能够确认已有刑事判决结果129人中,判缓期执行的104人,缓刑比例为81%.假货犯罪成本低的问题仍然严峻,制售假团伙重复违法现象突出。

制售假成本低、执法成本高、制售假处罚难以达到“让售假者痛”的治理效果,其结果就是“违法犯罪分子笑死、痛恨假货的人急死、执法办案人员累死、消费者哭死”。

08 / 假货治理的“洼地效应”何解

2018年有一个卖家被扣了9948分,这意味着他在2999年内无法在阿里巴巴平台开店。这位卖家在淘宝平台一次性发布了多个微商链接试图向外“引流”,结果被系统瞬间命中。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在网络平台的制售假遭到挤压的同时,一些社交媒体成为制售假团伙转移的新目标:曾经的创业带头人李平在微商进货,网红“猫娘”则选择在微博进行营销……阿里打假年报将这种现象称之为假货治理的“洼地效应”。

打假年报披露,2018年阿里协助执法机关打击线下假货的过程中,发现制售假分子通过社交软件传播和传授违法犯罪方法的情况日益突出,社交软件成为制售假团伙发展下线、交换货源的重要场所。

阿里巴巴认为,治理假货,协助执法机关打击线下制售假窝点,既是对消费者负责,也体现出互联网经营者的社会责任。打假成果来之不易,只有社会各界共同“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假货”,才能彻底解决假货问题:政府部门加快推进监管一体化,重拳打击向“假货洼地”转移的制售假团伙,围剿盘踞在传授制售假方式的不法分子;互联网经营者应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在假货打击上不吝投入、主动配合协助执法机关围剿线下窝点。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士系化名)

南方都市报(nddaily)原创报道

南都记者 王琦

警方供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